欢迎观临汤姆叔叔!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加载中...
×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奸淫
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奸淫
时间:2019-12-20 12:52:28

大约凌晨两点,克丽和亨利从俱乐部回到家里。也许是太激动、太疲劳了,他们夫妇竟然没有发现离他们家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陌生的汽车,那不是他们邻居家的车,在他们晚上离开家去俱乐部之前,那辆车也没有停在那里。
此时,詹姆斯·劳顿正趴在那辆汽车里的方向盘上打着瞌睡,克丽夫妇的车灯晃醒了他,他睡眼惺忪地看着那对夫妻下了车,拉着手走进自己的家门。屋子里的灯亮了一会儿,然后就熄灭了,一切都重新变得非常安静了。
大约早上7点,克丽家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喂,我是亨利,你……是詹姆斯吗……是,她在……请稍等一下。」
亨利说着,把电话听筒递给刚被吵醒的克丽。
「是我,哦,詹姆斯……今天吗……两点……没问题……好的,就这样吧,那我们到时候见……」
克丽说完,把电话听筒递给亨利,又睡了。
亨利挂好电话,心里很不高兴,这个混蛋詹姆斯又来打扰他的生活。作为一个绿帽老公,在俱乐部里遭受屈辱、从事繁重而下贱的劳动、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肆意奸淫,都是可以接受的,因为那毕竟只是一夜滥情而已。
但是,像詹姆斯这样直接跑到家里来奸淫克丽却不一样,亨利认为他是想插足他们的家庭生活,和克丽保持长期的性关系,甚至想独占他妻子克丽。他很想告戒妻子克丽离那个混蛋詹姆斯远点,那家伙做的实在太过分了!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克丽已经和许多男人发生了性关系,而且,自从她将自己的身体彻底对其他男人开放以后,就一直拒绝再和亨利做爱,只是让他用舌头清理她的阴户,从她的阴道和肛门里舔吃其他男人射进去的精液,甚至要他吸吮她情人的阴茎。
有时候,她还把他关在壁橱里,让他偷偷观看她和别的男人做爱。甚至,他还因为犯了严重的错误而被克丽惩罚性地鞭打屁股三次。对于这些,亨利都能忍受,从来也没有对她和她的情人们抱怨过什么。
但是,亨利对这个叫詹姆斯的混蛋非常不满。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简直成了克丽的头号种马,有事没事总爱给她打电话、约会,甚至跑到家里来奸淫她,实在太过分了。
亨利忍不住在克丽面前抱怨着詹姆斯,但克丽不以为然地说道:「别想那么多了,亨利,那家伙只不过是一根肉棒,而且是比较好用的一根罢了。但是,你这样嫉妒他让我还是感觉很受用,谢谢你啊!」
詹姆斯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几分钟。在约会的时候,女人一般都喜欢让男人早到一点,这样显得他尊重女人,也显得他对女人的需求更急切一些。
「你好啊。」
当亨利打开门把詹姆斯让进来的时候,克丽对他说道。
「你好,你今天真漂亮啊!」
詹姆斯对克丽说道,甚至没有看亨利一眼。以前当詹姆斯到家里来找克丽约会的时候,还会假惺惺地与亨利打个招呼,寒暄几句,但最近几周以来,他对给他开门、迎接他进屋的亨利睬也不睬,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虽然亨利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知道一个绿帽老公该如何面对来家里奸淫他妻子的男人,但詹姆斯对他粗鲁、恶劣的态度也太过分了吧!
詹姆斯搂着克丽朝卧室走去。「亨利。」
克丽说道,「没事别来打扰我们,有事的时候我会叫你的,听见了吗?」
「好的。」
亨利心情沉重地回答道,做个绿帽老公有时候真的很难。
大约过了两个半小时,詹姆斯和克丽才从卧室里走出来。克丽的脚步有些蹒跚,显然是被奸淫得太厉害了;詹姆斯仍然那么雄壮,似乎奸淫一个女人对他来说并没有尽兴。两个人相拥着、调笑着来到客厅,一起坐在沙发上继续亲昵着。
亨利看着他们的样子,心里既生气,又心疼,还有些恐惧,他们的关系太亲密了吧,他们的样子就像在恋爱啊!
过了一会儿,克丽起身去卫生间,客厅里只剩下亨利和赤裸着身体、大咧咧仰靠在沙发上的詹姆斯。
「詹姆斯。」
「干吗?」
「我得请求你离我们家克丽远一点。」
亨利说道。
「你说什么!」
亨利知道他早已违反了作为绿帽老公的规矩,但有可能失去妻子的恐惧让他鼓足了勇气,「请你离我家克丽远一点!」
他坚定地重复着。
「妈的,你个绿毛乌龟,你有什么权利说这样的话?这完全是我和克丽之间的事情,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不然,小心我告诉克丽,她会让你吃鞭子的!」
詹姆斯以嘲讽的口吻说道。
虽然比詹姆斯的身材矮小,体重也比他轻很多,但亨利此时已经做好了拼死抗争的准备。詹姆斯看着亨利愤怒的表情,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该不该和这个遭受了巨大侮辱的小男人拼命。正在这个时候,克丽回来了,她美丽、甜美的脸上依然是兴奋的表情。
「你们干吗呢?」
克丽感觉到屋子的气氛有些紧张。
「呵呵,你的绿帽小老公要我离你远点呢……他好象还不知道我们之间有多深厚的关系。」
詹姆斯笑着说道。
「他当然不知道了。」
克丽说道,「或者,也许应该让他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才显得公平一些吧,哈哈……」
克丽说着,和詹姆斯一起大笑起来。
看到丈夫阴沉着脸,克丽说道:「亨利?你怎么了……难道想让我抽你一顿吗?」
「克丽,你是知道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但是,詹姆斯……」
「詹姆斯怎么了?是不是因为他可以随时随地奸淫我?那是我让他那么做的啊,我想让他肆意奸淫我啊。而且,我希望你做个乖乖的绿帽老公,心甘情愿让他随便玩弄、奸淫你的老婆。现在,就是现在,你过去吸吮他的阴茎吧。听明白了吗?我要你过去吸吮他刚肏过你老婆的那根鸡巴!」
克丽厉声说道。
亨利浑身颤抖着,他不能违抗克丽的命令,因为他是她的奴隶。按照克丽的指令,他走到詹姆斯面前跪下,伸手握住他的鸡巴,低下头开始吸吮那男人的阴茎。接下来,让所有人、特别是让亨利本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詹姆斯痛苦地尖叫起来,原来亨利狠狠地在他的阴茎上咬了一口。他强忍着疼痛使劲踹了亨利一脚,把他踢倒在克丽的脚边。
「我肏你妈!」
詹姆斯挣扎着站起来,朝倒在地上的亨利吐了一口浓痰,抬起腿又准备踢他,但被克丽拦住了,「好了,好了,别再踢了,你看他已经被你踢倒了啊。」
克丽说着,声音中充满了震惊也恐惧。
克丽走到丈夫身边,想把他拉起来,但亨利推开了她。
「怎么了,亨利?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不仅仅是为了性,他还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他想破坏咱们的家庭!」
亨利说道。
三个人为这个事情争论了起来,但不管詹姆斯和克丽说什么,都无法平息亨利越来越激动的情绪。最后,克丽非常生气地对亨利说道:「亨利,你简直是胡搅蛮缠嘛,像你这样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那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克丽没有考虑她这样说对亨利的伤害有多大。
「什么?要我离开?这可是我的家……」
「滚出去,亨利!我无法容忍你这样的行为,你已经失去这个家了。而且,你再这样胡闹的话,马上也就会失去我了……所以,请你先出去吧,过一、两天给我打电话,我们再好好谈谈。」
亨利被惊呆了,「克丽……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克丽此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但她的确很生气,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她的话还是说了出来:「我就是这样对你,怎么啦……」
亨利很无奈、很悲伤地看了克丽一眼,又转过头恶狠狠地最后盯了一眼赤身裸体坐在沙发的詹姆斯,转身离开了房间。他开着自己的汽车离开了家,在城里漫无目的地转了很长时间,突然发现自己离开家的时候既没带行李也没带换洗的衣服,于是,他调转车头朝家里开去,他要借口拿换洗的衣服再回家看看。
但是,让亨利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开车回到他家门前的时候,看见门口放着两个手提箱,很显然克丽已经为他收拾好了他该拿走的东西,难道她已经知道他想回家看看的借口了吗?亨利无奈地提起那两个箱子,看到箱子上贴着一张字条,那是詹姆斯的手笔:「喂,混蛋,现在你老婆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别在回来打扰我们了!」
亨利从来也没有想过事情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他情绪几近崩溃地读着那张字条,然后颓然地将字条扔在地上。微风吹过,将字条吹到了他家房子后面的草丛里,也似乎吹走了亨利所有的希望和梦想。他站在那里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无奈地提起箱子离开了。
克丽躲在窗帘后面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丈夫,她真有些生他的气,但现在她感觉更多的是对亨利的歉意,心里在为他感到难过。他终于知道嫉妒了,克丽想着,在心里长叹了一声。她看到亨利在阅读那张字条,她不知道那上面写了些什么,但她知道那一定是詹姆斯背着她写的。
在过去的一年里,虽然亨利一直在忍受着屈辱和嫉妒的折磨,但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陷入目前这样的窘境,他的感情彻底受到了伤害,他的家庭彻底遭到了破坏,他的爱情彻底离他而去了。这样的痛苦,亨利不知道该向谁诉说。
亨利给公司打了电话,请了病假。在过去的20年里,亨利一直努力工作,从来没请过一天假,所以,他的同事们都有些纳闷,感觉亨利最近的表现有些奇怪,他们议论纷纷,不知道亨利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从家门口取到那两个箱子后,亨利又开着车在城里转悠了几个小时。后来,他实在累了,心情也沮丧到了极点,就把车停在了城市主大街的一家廉价旅馆外的停车场里,在那家旅馆要了房间。以前,亨利总是住在比较高级的希尔顿大酒店,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个雅兴了。
此时,在他的家里,他妻子克丽正在和詹姆斯吻别,她还在为亨利咬的那一口向詹姆斯表示歉意。克丽的确非常喜欢詹姆斯,但她并没有想过和他保持固定的某种关系,所以根本不理解为什么亨利会觉得他们的夫妻关系受到了威胁。
她和詹姆斯约定第二天约会的时间,在送走他以后就一直等着亨利的电话,她以为他一定会给她打电话,恳求她允许他回家。可是,让克丽失望的是,她一直没有等到亨利的电话。
尽管亨利一直没有和自己的妻子联系,但在接下来的两周里,他的心情一直倍受煎熬。他整天在无所事事地在大街上晃荡,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夜夜以泪洗面。后来,有一天他在街上闲逛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安妮的女人。那女人也是神情恍惚,甚至都忘了自己姓什么。自从30年前她老公抛弃了她以后,安妮就一直在大街上流浪。
亨利非常孤独,也非常需要朋友,于是,他就把安妮当作了自己的知己。当然,安妮也很喜欢和亨利待在一起。每天早上,他们在大街上相会,一起去咖啡馆喝咖啡,每次都是亨利付帐。谢天谢地,克丽一直没有封闭他的银行帐号,他现在还可以用信用卡支付开销,但他也有些担心,怕詹姆斯会怂恿克丽那样做。
不过,目前一切还都正常。
就目前的状况,安妮给亨利提出了不少建议。两个人说到痛处,不由得抱头痛哭,各自体验着失去配偶的痛苦。作为一个66岁的老人,安妮受到的伤害更大,当然也更需要得到安慰。
在冬天严寒的天气里,安妮只能去政府开办的避难所里躲避寒冷,但现在离冬天还很远,安妮每天晚上只能蜷缩在街角的避风处,盖着旧军毯度过黑夜。了解到这些情况后,亨利便邀请她晚上去他在旅馆的房间里住。
安妮非常感激亨利的好意,也愉快地接受了他的邀请,但她努力不给亨利增加负担,不给亨利增加麻烦。现在,安妮已经成了亨利的新阿姨,两个无助的陌生人成了相互依赖、相互安慰的亲人。
克丽已经好几周没有得到丈夫的消息了,她从刚开始的关切变成恼怒,又从恼怒变为无所谓,接着再从无所谓变得非常焦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不过,她现在真切地感觉到,她还是很在乎她丈夫的。她很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于是,她忍不住给他的公司打了电话,公司说亨利请了假,告诉她一旦亨利回来上班就马上通知她。
克丽也想过去寻找亨利,甚至想雇个私人侦探来做这件事,但想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既然他不回来,那肯定是有地方住,有地方吃,也没必要为他多操心了,克丽这样想着,再说,我又没做错什么,他不回来那是他的问题。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这一天,詹姆斯打来电话,约她出去。
「哦,好的,詹姆斯,我很快回就准备了。」
克丽回答道。
「抓紧时间啊,我的美人。」
詹姆斯在电话里兴奋地说道。现在距离亨利咬他的阴茎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詹姆斯早就从那个阴影中解脱出来了。
两个人在家餐厅里见了面,最近他们经常在这里约会、吃饭。见面后,詹姆斯看出来克丽并不开心,知道她心里还在担心着亨利,只不过嘴上不愿意承认罢了。于是,他对克丽说道:「克丽,亲爱的,我知道自从亨利离家出走到现在,你已经三个月没有他的消息了。现在,我觉得我们也该好好谈谈了。」
「詹姆斯,我们不是一直都谈着呢吗?」
克丽说道。
「克丽,我想娶你。」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我有丈夫。」
克丽有些困惑地说道。
「你有丈夫?他在哪里呢?别说他了,我真的离不开你。」
「唉,以前是他不愿意失去我,但他最终失望了。」
克丽说道,想着那一次引起亨利离家出走的事情。
「克丽,我也不想失去你,我想要你,我想和你结婚。」
「詹姆斯,我已经结过婚了,永远都不会离婚。我是喜欢你,不,我是喜欢你的大鸡巴。」
克丽说着,笑了起来,希望缓和一下气氛,「但我和亨利有个终生的约定,我们要永远生活在一起,你明白吗?我一点都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但我和我的男人之间有约定,是我和他,而不是我和你……」
「别这么说,克丽,他已经不见人了,而你还需要男人,你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
詹姆斯说道。
突然,克丽从对面坐着的男人眼睛里看到了强烈的占有欲望,那眼神让她感觉非常恐怖。现在她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回被她赶出家门的绿帽老公,而不是接受对面这个霸道的大鸡巴男人。
「我得走了,詹姆斯,别再来找我了,我们一刀两断吧。我真该早一点意识到这一点,我现在彻底意识到了,我需要的还是我丈夫亨利,我希望我不要因为你而失去了我丈夫,哦,上帝啊,看我都做了些什么!」
说完,克丽站起来,不顾詹姆斯的阻拦,迅速冲出餐厅,叫了辆出租车,她要去找她的男人了。
克丽现在非常茫然,她因为丈夫的无故发飙而将他赶出了家门,又因为她情人的强烈占有欲望而离他而去,在他们都声称那样做完全是处于对她的爱以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了。
她爱着亨利,但她又很需要詹姆斯带给她的性爱刺激和享受。思来想去,克丽终于做出决定,她要找回丈夫亨利,而詹姆斯么——还可以有别人来替代他。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不断得到她几个密友自以为是的建议。最后,她还是决定和她这些朋友中最靠谱、最有见识的艾达·马斯顿坐下来好好聊聊。
「你可以让请他回来,克丽,但方法要正确。他感觉受到了伤害和侮辱,现在一定感觉特别孤独。你的话要说的非常婉转才行。」
「好吧,尽管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但我会注意自己的态度的。」
「你当然没有做错什么,从始到终你都没有任何问题。这个亨利也真够有意思的,他竟然想把詹姆斯的阴茎给咬下来,哈哈……不过,他的确应该在詹姆斯离开你家后跟你好好谈谈,说说他当时的感受和当时的心情,而你则应该认真倾听,真正注意他在说什么。」
艾达说道。
「是啊,我明白了,但我当时没这么想,我当时就想气气他,毕竟是他从一开始就怂恿我和别的男人做爱的。」
克丽说道。
「呵呵,你还不知道,一个绿帽老公的心理是非常微妙的,克丽。只要你记住这一点,那我保证你们永远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艾达说道。
「哦,我的上帝啊,那我真是太伤害他了,我感觉自己就像个残酷的骚婊子一样了。」
「别这么说,你可不是什么骚婊子,只不过你对这样的生活方式还不太习惯和了解,毕竟你们才接触这样的方式一年多嘛。没关系,我们完全可以找回你的男人,他也会求得你的原谅的。」
「他会求我?应该是我求他吧?」
克丽说道。
「噢,不,不是你求他,而是他求你。」
艾达说道,「你可别那么做。你要记住,亨利是主动要求做绿帽老公的,他自己要做你的性奴,他自己要你去找别的男人并很想听你讲那些男人是怎么奸淫你的,他希望被你控制,被你羞辱,被你惩罚,这就是他崇拜你的方式。你不可以剥夺他体验被戴绿帽的乐趣。」
「可是……」
「不要错误地向他表示歉意,不要为你做过的事情向他道歉,我再说一遍,你没做错什么。」
艾达坚定地说道,「毫无疑问,你是还不太明白如何正确把握绿帽老公和骚妻的生活方式,但即使这样,应该道歉的也不是你,而是那两个没用的男人。」
「哦,好吧,那我该怎么做呢,艾达?」
克丽说道。
「还是找我们的私人侦探艾德·米勒去处理这件事吧,让他先找到亨利,然后我们再去拯救我们的小男人。」
克丽忍不住哭了起来,「太谢谢你了,艾达,你真是我最好、最值得信赖的朋友,真的……」
「好了,好了,别这样,别哭啊……」
艾达也激动地哭了起来。
艾德·米勒并不是本地最贵和最好的私人侦探,但他的效率很高。当然,他在寻找克丽失踪的老公时也遇到了些困难,虽然他知道那男人就在这个城市里,找到他是迟早的事情,但他的客户希望尽早找到他。
拿着亨利的照片和一些身份资料,艾德开始了艰苦的寻找工作。五天以后,他终于发现了线索,他看到那个他要找的男人和一个很老的女人在一起,他们正逛商店。
艾德赶快先拍了几张高清晰度的照片,然后拿起手机给他的雇主打电话汇报情况:「对,对,我找到他了……他正在购物……有个女人跟他在一起……不,不,是个很老的女人……也许有70岁了吧……好的,好的,一小时以后……我就在这里看着他们,或者跟踪他们……」
说完,他挂上电话,继续监视着亨利和那个女人。
大约45分钟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是的……在布拉克斯顿1445号……就在右边的街角……对,对,那在那边的药店见吧,是啊,我跟着他们,就去那里……」
艾德和克丽、艾达接头后,几个人继续跟着亨利和那个老妇人,一直跟到了那个旅馆。克丽心里非常紧张,她很急切地想知道那老妇人跟亨利有什么关系。
艾德去前台了解了亨利和那老妇人住的房间,然后回来对克丽和艾达说道:「他们在315房间。为了这信息我还付了20美金呢。」
「算在我的帐上。」
艾达说道。
「那要我跟你们去吗?」
艾德问道。
「不必了,我们自己能处理。」
艾达说道,克丽点头表示同意。
艾德点点头,大步走出了旅馆。克丽看着艾德的背影,心想,不知道这家伙做完这单生意会去干吗?去酒吧喝酒吗?去庆祝一下?正沉思着,她被艾达推了一把。
「喂,我的姑娘,你想什么呢?该我们上了。」
艾达说道。
(12)
两个女人坐电梯上了三楼,按照墙上的标识找到了315房间。站在315房间房间门外,克丽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她刚才看见的那个老女人是否跟她丈夫住在里面。
从刚才看见她丈夫的状态看,克丽觉得亨利现在已经平静了许多,那他是否因为对自己的怨恨而转投别的女人的怀抱了呢?当然,他肯定不会和这个年近七旬的老女人发生性关系的。不过,所有的一切马上就会弄清楚的。但是,艾达的敲门声还是让沉思着的克丽吓了一跳。
等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一个朴素、疲惫、苍老的女人站在门口,瞪着浑浊的眼睛打量着艾达和克丽。
「请问,亨利·卡尔非尔德先生住在这里吗?」
艾达说道,克丽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
「亨利,有人找你。」
那老女人冲着屋子里喊道。
亨利来到门前,一边用一块小毛巾擦着手一边问道:「安妮,什么事啊?」
突然,他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克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克丽看到他,也说不出话来,泪水一下就涌出了眼眶。
「是你老婆吧?」
安妮打破了僵局,问道。
「噢噢,是……是的。」
亨利结结巴巴地说道,不知所措地搓揉着手里的小毛巾,「我,我……我正在洗盘子呢,没想到……没想到你们……」
克丽上前一步,将失而复得的丈夫紧紧地搂在怀里,亲吻着他,这是亨利从克丽那里得到的最温柔、最甜美的亲吻。他不由自主地扔掉毛巾,也将克丽紧紧地搂住,颤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啊,克丽。」
「别说话,抱紧我。」
克丽破涕为笑,接着又哭了起来。
寒暄了一会儿,四个人就下楼来到了旅馆旁边的一个小咖啡馆,这里是旅馆附近最豪华的去处了。
克丽和亨利在一张桌子边坐下,交谈着、哭诉着,夫妻俩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痛陈几个月来的分离之苦;而艾达则把安妮带到另一张桌子坐下,向她了解着亨利过去几个月的生活情况。听了安妮的介绍后,艾达感觉过一、两天要和克丽好好谈谈,但今天就不去打扰她了,让他们夫妻好好叙叙离情别绪吧。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克丽拉着亨利来到她朋友艾达面前,告诉她他们夫妇要回家去了。
亨利走到安妮面前说道:「安妮,谢谢你在过去几个月里为我做的一切。」
没等安妮回答,艾达就插话道:「安妮也会过得很好的,她已经答应到我们俱乐部来工作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亨利高兴地说道。
「是真的。」
安妮说道,「我觉得我还可以做些事情。」
亨利俯身在安妮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又退回到他妻子身边。克丽的表情非常严肃,但很显然她内心的担心与焦虑已经完全放下了,她现在又像以前一样轻松了。
亨利回到家里,感觉这屋子似乎有些陌生,虽然只离开了三个多月,但他觉得恍如过了一年。同时,他也略感不安,不知道该如何表现。看到克丽开心的样子,他知道自己以往的爱情和家庭生活都重新回来了,但他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是该以丈夫的身份还是绿帽老公及性奴的身份与克丽相处。
「现在我们做什么呢?我生命中最亲爱的人。」
亨利对克丽说道。
「嗯,我想,我们应该去睡觉。我早就想让你把我肏得死去活来了。」
克丽咯咯笑着说道。
「让我吗?可是,我以为……」
「我们就把今天当作我们举行婚礼的日子吧,我们要完成我们的结婚誓言,两个人要合二为一啊……你知道吗?自从上次你咬了詹姆斯后,我也和他断了来往,这么多天我一直没有男人疼,你今天要好好补偿我。」
克丽说道。
「好的,我将尽力而为。」
亨利发誓道,就如同在教堂举行婚礼时那样。
「好啊,我的大男人!」
克丽鼓励他道。
十分钟之后,两个人都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克丽仰面躺在床上,两腿大大地分开,手指分开自己的阴唇为亨利指引着进入的通道。亨利站在她面前,带着虔诚崇拜的心情注视着自己妻子的裸体。慢慢地,他爬上床,趴在她的身体上,阴茎温柔地进入她的身体,嘴唇和她的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哦,亲爱的妻子,我太爱你了,亨利在心中呼唤着。
他迅速地在妻子的身体里抽动起来,久违的快乐在他的心里和身体里蔓延,激励着他勇猛地奸淫着克丽的身体,奸淫着这具被无数男人蹂躏过的身体。他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妻子,他要用三倍的努力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噢,好舒服啊,我的上帝啊,你插进我身体了,哦哦哦,使劲干我吧,再使劲点……哦哦,好舒服,我……」
亨利只抽动了几分钟,就把大量的精液射进了克丽的阴道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畅快过了,亨利疲惫的翻身下马,躺在妻子身边喘息着。然后,他蜷缩在克丽的两腿之间,开始用舌头清理她污秽的阴户,现在他还是她的服务员。时间不长,克丽就被舔到了高潮,她呻吟着叫道:「哦,好舒服啊,你的舌头太厉害了。」
亨利当然明白妻子的意思,他的舌头很厉害,但他的鸡巴却不怎么管用。虽然她并没有这么说,但他知道妻子的真实意思就是这样的。本来嘛,像他这样的小鸡巴男人是不可能让女人满足的。
完事后,夫妻又亲热地搂在一起亲吻、抚摩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早上,亨利先醒了,他躺在那里凝神沉思着,甚至都没注意到克丽醒了以后一直在看着他。
「在想什么呢,我的宝贝?」
克丽问道。
亨利转头看着她,「想你,想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生活。今后我们的生活该何去何从呢?我可不想再让你失望了。」
「那要看你希望朝哪个方向走了。」
亨利凝视着妻子,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
「亨利,以前我们走过一些弯路,也吃过一些苦头,但是,我们从来也没有相互隐瞒什么,也没有对对方不诚实,从来也没有。现在,你也要坦诚地向你妻子说出你的想法。」
克丽鼓励他道。
「我只是想让你开心,我希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你喜欢的。」
「你说话这么拐弯抹角的,真应该去做个政治家。」
克丽大笑着说道。
「好吧,那我直接说了,你还想去找别的男人吗?」
他犹豫着问道。
「如果我那样做了,你会有什么感觉呢?」
「我感觉很好啊。」
他说道,「我喜欢做你的绿帽老公,喜欢重新体验那样的生活方式。但是,这一切都看你是否开心,只要你开心,无论是否过那样的生活我都会很高兴的。」
「如此说来,我可以毫不含糊地回答你,我非常喜欢被别的男人轮奸。」
克丽回答道,「但话又说回来,我们夫妻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好好交流和沟通,要充分理解对方的思想和意图。我的意思是说,在我重新拒绝你和我做爱之前,我们要充分享受我们的夫妻之爱。我知道你喜欢被我羞辱和拒绝,我会满足你的。」
听妻子这么说,亨利激动不已,他一翻身趴在克丽身上,充满激情地亲吻着她的嘴唇。哦,我的上帝啊,我太爱这个女人了,亨利在心里想道,「你简直就是个让人永远肏不够的尤物。」
他对妻子说道。
克丽平静地躺在那里,任凭丈夫在她身上肆意发泄着性欲。她再次想起了艾达对她说过的话,亨利就是个天生的绿帽老公,他心里的绿帽情结非常深重。克丽现在感觉艾达的话说得太对了,亨利就想让自己的老婆成为别的男人的淫娃。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亨利每天都要和克丽做三次爱,每次都能让克丽达到四次高潮。没错,他不是詹姆斯,甚至也不如约翰·劳勒森,但他非常买力,也非常渴望给妻子快乐。克丽感觉自己现在更爱丈夫了,她觉得自己最大的成功就是重塑了丈夫的自信心,让他对妻子、对家庭和对婚姻都重新充满了信心。
不过,对于把丈夫赶出家门这件事,克丽仍然满怀内疚,亨利毕竟是她的丈夫,这样对他实在太过分了。但克丽没有把这样的情绪表露出来,她想以后再找机会补偿丈夫吧。
在与亨利相处的这一周里,克丽不断地向艾达请教该怎么处理她和亨利之间那微妙的关系,借助艾达的建议,克丽一直在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进。
与丈夫一起享受家庭的快乐、给亨利更多的性交机会、跟他多交流情感和思想、和他一起憧憬未来美好的家庭生活、让他更疯狂地爱着自己,艾达的这些建议让克丽获得了成功,也让亨利恢复了自信,整个家庭也变得更加和睦、更加相亲相爱。克丽非常感激和喜欢自己的这个好朋友,她默默地发誓要为艾达做任何事情,无论艾达需要她做什么,她都会全力以赴的。
这天是周六,是克丽夫妻俩重新团聚第八天的日子。克丽很早就起床了,正在厨房里做着早饭。她悄悄制定了一个计划,准备尝试一下。
「早上好啊,我的夫人。」
亨利从楼上的卧室下来,开心地和克丽打了个招呼,他已经稳到咖啡和腊肉的香味了。
「你也好啊。」
克丽回答道。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夫妻俩坐在餐桌边喝着咖啡。
「你感觉到什么了吗,亨利?」
克丽问道。
「什么?」
「时间到了。」
亨利点了点头,他明白妻子是什么意思,「你该拒绝我了。」
「是的,我们该这样做了,你不这样认为吗?」
「没错,该这样做了。我爱你!」
他说道,心中对妻子充满了感激,他又可以重新体验做一个绿帽老公的滋味了,他感觉非常快乐。
「那么,今天晚上我们就去大十字。我和我几个朋友说过了,今晚去大十字那边,周四去俱乐部。」
亨利点点头,他非常明白,今晚他妻子又会被别的男人奸淫,被那些比他的鸡巴大很多的、比他更清楚怎么玩弄女人的男人们肆意轮奸。他知道她需要那样的刺激,自己也需要那样的生活。
「你觉得可以吗?」
克丽说道,「我知道这样的时候来得有点快,但是,我觉得……」
「当然可以啊。」
亨利赶快说道,「这是你的快乐所在,我也非常希望看到这样刺激的场面,谢谢你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大十字舞厅里挤满了前来寻欢作乐的男男女女,诺大的空间里到处充满了挑逗、勾引、淫靡的气氛。克丽和她的女伴们坐在舞厅一角的座位上,不断受到来自各种男人无休止的挑逗和骚扰。当然,这些女人也在挑选着自己心仪的男人。
那几个女人的绿帽老公们则站在不远处的吧台跟前,心怀嫉妒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和陌生的男人们调情、打闹,而且还要不断让女招待为他们的妻子和那些和他们妻子交谈的男人们送去酒水,并为那些酒水买单。
突然,亨利发现他妻子克丽从舞厅消失了,不禁有些焦虑。这时,艾达走了过来,把他拉到一边对他说道:「你别担心,她很安全,只不过去了外面的一辆汽车了,亲爱的亨利,放心吧……好象是有个牛仔要奸淫她,过一会儿她就会回来的,你放松点吧,做个乖乖的小王八。」
艾达微笑着说道,注意到亨利的裤裆里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
「谢谢你,夫人。我就是想知道这些。」
「嗯,我明白,所以来告诉你。」
艾达说着,离开那几个绿帽老公。
「没事吧?」
约翰看着跟艾达说完话走回来的亨利问道。
「是的,没事。艾达告诉了我克丽的去向。」
「听说你已经回家了?」
约翰接着问道。
「是的,我也从上周一开始回公司上班了。」
「哦,那你下周一上班时给我打个电话吧,我想交给你一大单生意,是去管理一大批工人,有一个工程项目需要大约9000工人,我想让你去做他们的经理,怎么样?够意思吧?」
亨利盯着眼前这个曾经是他和他妻子恨透了的男人,心里充满了感激,「好的,好的,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谢你一万次,约翰。哦,对了,我想问问,现在你和你妻子爱普丽尔相处得怎么样?」
「我们相处得非常好啊。你看,她就在那边,和艾达在一起。你看她现在多么美丽,多么性感,她现在给我戴绿帽,羞辱我,我感觉非常好。」
「她现在已经完全适应这样的生活了。」
亨利大笑着说道。
两个人正说笑着,克拉伦斯和杰克也走够来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你们俩玩得还不错吧?」
约翰问那两个绿帽老公道。
「呵呵,有点急不可待了。」
杰克回答道。
「可不是么。」
亨利笑着说道。
「我想,我们大家都期待着周四快点到来吧。」
杰克说道。
「哈,是啊,去俱乐部狂欢。」
克拉伦斯说道。
「没错。」
亨利说道,「我老婆已经跟我说过了。我想周四对我来说一定是个非常漫长的夜晚。」
「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的啊。」
杰克说道。
大约三个小时以后,亨利和克丽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克丽忍不住对亨利抱怨道:「那个牛仔把我当成一头母牛一样的使劲搞我,弄得我好疼啊。」
「那你怎么不叫我?我会把那家伙揍一顿的。」
亨利边开车边说道。
「亨利,我的绿帽小老公,我的牛仔回头还要来咱们家吃饭呢。你要记住,你是个乌龟王八,不是个斗士,别老想着揍我的情人。你必须明白这一点,我可不想让你受伤,也不想让你伤着别人,明白吗?」
克丽觉得有点好笑,这个绿帽小男人竟然想着去揍那个刚刚奸淫了他妻子的牛仔,这想法还真有意思啊。
周四的晚上,俱乐部里一片繁忙。所有在俱乐部里服务的绿帽老公们都被锁链锁在各自服务的卧室里,而他们的妻子则被许多陌生男人肆意奸淫着。
艾达和克丽首先结束了第一轮被陌生男人们的轮奸,两个人先后来到新装修过的吧台旁边,要了杯酒,坐下来边喝边休息。现在,俱乐部里一切运行正常,两个女人心里非常舒畅。本来,克丽想让她的绿帽小老公陪伴在她身边,分享她现在幸福、舒畅的感觉,但亨利现在正一边忙着打扫房间,一边想象着她被陌生男人奸淫的刺激场景,他有着自己的乐趣和快乐方式,就随他去吧。
「卡尔非尔德太太。」
那个在克丽卧室里服务的绿帽男人叫道。
克丽和艾达抬头看去,那是个新近加入的绿帽老公,他妻子现在正在楼上的某个卧室里被别的男人放肆地奸淫着。克丽注意到,那男人小心翼翼地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他胸前别的着名牌上写着,马克。
「有什么事情吗,马克?」
克丽问道。
「有人想见您,但她不是会员,至少我认为她不是。」
「哦?」
克丽说道,回头看了看艾达。
「带她过来吧,绿帽小老公。」
艾达说道。
「是,夫人。」
这个俱乐部管理十分严格,一般没有得到俱乐部赞助商和成员的邀请,陌生人是无法进入这个俱乐部的。问题是这个非会员的女人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呢?艾达和克丽都有些好奇。
几分钟后,马克带着一个25岁左右的红头发女人回来了。那女人长相非常漂亮,身材苗条,身高大约1米65左右,长长的头发垂在腰间。
「你们好啊。」
陌生女人说道,「请问您是卡尔非尔德女士?」
她对着艾达问道。
艾达摇摇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克丽。
那女人转头对克丽说道:「卡尔非尔德女士,你好,我叫珍娜,珍娜·沃尔科特。」
「我听说过这个名字。」
艾达说道。
「我也听说过,但我不……」
克丽说道。
「我是杰里·沃尔科特的妻子,呃,是他的前妻。我们上周刚刚离婚。」
那女人说道。
「明白了,你前夫在约翰·劳勒森的公司上班。」
艾达说道。她想起来了,那天她和克丽去劳勒森家支援爱普丽尔的时候,在那里碰到过杰里。
「没错。」
克丽也想起来了,「后来你跟他离婚了?」
「是啊,我们结婚四年了,我已经受够了……他不是个好男人。」
艾达和克丽对视了一下,她们很同情这个女人。
「那么,你想让我们帮你做什么呢,珍娜?」
艾达问道。
「而且,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呢?我是说这个俱乐部。」
克丽跟着问了一句。
「嗯,是我的新男友告诉我这个地方的,他对这里了解的很清楚。听他讲了这里的情况后,我们俩都觉得我们应该加入进来。至少我自己特别渴望加入,我觉得这里太有意思了。」
那女人说道。
「好吧,我会考虑的。」
艾达说道,「那么你知道我们在俱乐部里都做些什么吗?」
「我知道的。在这里,一些被丈夫或者男朋友忽视、虐待的女人可以随心所欲地给他们戴绿帽子,将他们控制在自己的手掌之下,甚至可以惩罚他们。我的新男友愿意为我服务,也知道作为一个绿帽男人是什么样子的。」
珍娜回答道。
「哦,他真的愿意吗?那你愿意吗?」
克丽问道。
「我当然愿意,夫人,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啊。我的新男友已经详细向我介绍了这里的一切,他非常想在这里与别的男人分享我,为我服务,就像你们的丈夫在这里对待你们一样。」
「好的,那么,你的新男友在哪里呢,珍娜?」
艾达问道。
「他就在俱乐部外面,在汽车里等着呢。」
「好的。我还有个问题,那你怎么知道卡尔非尔得太太的名字的,怎么会来找她呢?」
艾达问道。
「是我男友告诉我这个名字的,他也没说从哪里听到的。但他要我先别说出他的名字。」
珍娜回答道。
「那可不行,珍娜,你应该明白,在这里,男人只有服务的义务,没有要求的权利。」
「是的,我明白,夫人。但他说如果能让他进来的话,他会当面解释这一切的。」
「哦,还真有点奇怪啊。」
艾达说道。
「会有什么麻烦吗?」
克丽问道。
艾达握住克丽的手,说道:「应该不会吧。」
然后,她转过头对珍娜说道,「好吧,珍娜,去把你神秘的绿帽男友带进来吧。」
「绿帽男友?我太喜欢这称呼了,听起来……」
「是的,我们知道它听起来不错,去带他来吧。我们想见见他,然后再谈谈你们加入俱乐部的事情。」
克丽说道。
「是,夫人。太感谢了。」
珍娜说道,转身离开了。
5分钟以后,马克带着珍娜和一个男人进来了。
克丽看到那男人,不禁惊呼起来:「哦,不可能吧。」
「哦,你们原来认识啊。」
珍娜有些吃惊地说道。
艾达也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的,我们认识,亲爱的。」
克丽说道,「你好啊,詹姆斯,真没想到你也会到这里来。」
「可不是嘛。」
艾达终于能说话了。
「应该没问题吧,克丽?现在我是珍娜的性奴隶,我们俩都知道自己以后在俱乐部的位置,很希望能加入,你能同意吗?」
詹姆斯说道。
克丽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转过头看着艾达,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
艾达点点头,「只要他明白自己的位置,那就没问题。」
「作为一个绿帽男人,无论在这里还是在别处,都不允许再和别的绿帽老公的妻子有任何瓜葛,你只能属于珍娜一个人,明白吗,詹姆斯?」
「明白,夫人。」
「那好吧,你们明天早点来这里,要好好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和规则。你们俩都需要认真学习一下。」
看着詹姆斯和珍娜离去的背影,艾达和克丽相互对视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他们会是很受欢迎的一对淫贱妻子和绿帽老公的。」
艾达说道。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